本站为交流学习站点,所有发布的信息只供参考,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
网站招正品代理合作商商家投诉  广告售后
本站发布的所有与烟相关的信息,只供学习交流!
如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任何信息,请与我们取得联系(QQ:3594906533)
吸烟有害健康,禁止未成年人访问。

香烟货源

江苏扬州“12·6”部督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非法经营案侦破纪实

  从西部大漠到东南海岸,从东北边陲到南海之滨,办案人员奔波10余万公里调查取证,共抓获不法分子30余人,查获各类新型烟草制品2000余条,案值超过2.8亿元——去年,江苏扬州“12·6”部督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非法经营案成功告破。在这起涉案地域广、抓捕人员多、侦办难度大的网络案中,专卖执法人员以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的使命担当,斩链破网,有力捍卫了国家利益,彰显利剑锋芒。

  冰山一角露端倪

  “12·6”案件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究竟是如何打响的?这要从2017年12月6日说起。

  这天,一位消费者来到扬州市江都区大桥烟草服务站投诉,自称买到了假烟。江都区烟草专卖局大桥专卖稽查中队通过检验发现,这名消费者拿来的并非假烟,而是一种俗称“烟弹”的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

  “这种‘烟弹’必须插进iQOS烟具里加热才可吸食。因为是新鲜事物,这位消费者没配烟具便直接吸食,感觉口味不对才误以为买到了假烟。”大桥专卖稽查中队中队长周炜告诉记者,正是这个“小误会”,引出了这起部督大案。

  “烟弹”的原料是什么?究竟是否属于烟草专卖品?

  在2017年10月,国家烟草专卖局便制定下发通知,将包括iQOS在内的4种类型新型卷烟制品纳入鉴别检验目录。

  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也出具了权威检测报告:“烟弹”属于烟丝的一种。而烟叶、烟丝依据《烟草专卖法》的规定属于烟草专卖品,国家对其生产、销售和进出口实行专卖管理,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也就是说,“烟弹”属于烟草制品,必须受到《烟草专卖法》的监管。

  “这是新型烟草制品犯罪活动第一次在扬州出现,如若不及时监管打击,会严重扰乱正常的卷烟市场秩序,严重阻碍中式卷烟发展,影响国家财政税收。”江都区局局长伏志斌说,省市两级烟草、公安部门对该案高度重视,要求深挖线索、严厉打击,为全省打击新型烟草制品非法经营活动做出样本。

  江都区局和当地公安部门很快成立专案组,一场联合作战就此打响。

  沿着线索顺藤摸瓜,专案组很快锁定了一个网名叫“老铁”的微商,并判断这是一个8人左右的团伙,主要活动地点在深圳。该团伙通过微商平台直接联系消费者,将加热不燃烧产品通过快递销往全国多地。

  为充分掌握证据,专案组赴北京、上海、福建、广东等地调查取证,经过4个月基本查明了这一团伙的违法事实。2018年4月10日,抓捕开始,专案组出动23人分别赴福建福州、厦门和深圳三地,共抓获以张某强为首的8名涉案人员,在厦门和深圳两个窝点查获非法新型烟草制品500余条,价值13万余元。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团伙大部分是‘90后’的年轻人,毕业后准备一起创业,发现非法销售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来钱快,于是便开始在网上销售此类产品。”江都区局副局长李建洪告诉记者,涉案人员年轻化、学历高、反侦查意识强,是新型烟草制品非法经营案呈现出的新特点。

  首战告捷,专案组却没有感到丝毫轻松,多年的打假打私经验让他们意识到,浮出水面的只是冰山一角,张某强团伙背后应该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黑网。新一轮侦办随即展开。

  万里追击破黑网

  追根溯源,步步深入,专案组的判断逐步得到了印证——张某强团伙只是一个分销商,在他们之上,竟存在着8条完整的供货链,这正是隐匿在水下的冰山主体。

  “办,就要办彻底!”江都区局决定与警方一起进行“全链条”打击,将不法分子一网打尽。

  经过大数据技术的海量甄别分析以及大量调查取证,专案组逐渐摸清了8条供货链的基本框架和活动范围——这8个黑色链条之间并无交叉,涉案人员遍布全国多个省市区,尤其是几个大的团伙,窝点主要集中在新疆霍尔果斯、黑龙江绥芬河、深圳等我国边境口岸城市。

  “破网络离不开打源头,端窝点离不开抓主犯。”江都区局专卖科科长朱小斌说,针对本案涉案人员多、地域广的难点,专案组及时调整了工作部署,启动与海关、邮政、交通等部门的联合协作机制,开展多部门、跨地区联合“作战”,展开了一场“大兵团”、多渠道、分阶段、全方位的收网行动。

  新疆是本案最远的一个办案区域。抓捕对象郑某斌的表哥在浙江宁波落网,有情报显示,嗅到危险气息的郑某斌准备从新疆出逃。事不宜迟,2018年5月8日,周炜与公安人员赶赴新疆。

  然而郑某斌十分狡猾,他将网上的交易账号全部注销,换了一部无法被定位的手机,然后频繁更换暂住地,让抓捕人员多次扑空。

  新疆地形十分复杂,追击中充斥着不可预见的危险。周炜最难忘的是一次抓捕过程中突遇泥石流,当时持续不断的暴雨引发了山体滑坡,抓捕小组驾驶越野车惊险地躲过几次落石,但被塌方拦住了脚步。为了抢时间,他们驾车驶上了一条泥泞狭窄的小道,在滂沱大雨中继续穿行。深夜,周炜三人借宿在一户牧民家中,挤在拼凑的木板上眯了几个小时,天刚蒙蒙亮,便又踏上追捕路。

  13天行程3000多公里,抓捕小组最终在距离哈萨克斯坦边境只有几公里的地方抓获了企图越境的郑某斌。

  据郑某斌交代,他长期在新疆霍尔果斯口岸活动,利用驼队从境外走私新型烟草制品。他还拉拢了一名快递员入伙,专门为他分发寄送货物,目前该快递员也被抓获归案。

  办案就像打仗,既需要周密部署,也需要勇气与担当。

  朱小斌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在2018年6月第三阶段抓捕中,他与公安人员前往黑龙江绥芬河抓捕程某飞。“此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为了掩人耳目,他在绥芬河口岸的俄罗斯商城开了一家特产商店。”朱小斌说,为了摸清程某飞以及该团伙的整个行踪,他与公安人员在商城外日夜蹲守,严密监控。

  “绥芬河昼夜温差非常大,中午还穿着短袖衫,晚上就冻得牙齿打架,一天就经历一次夏冬更替。”朱小斌说。即便气温再多变、条件再艰苦,抓捕人员也丝毫没有放松,历经五天五夜的连续蹲守,终于在时机成熟时将程某飞成功抓获。

  北上黑吉辽,跨越林海雪原,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严寒中追击;南下闽粤琼,头顶炎炎烈日,在高温“烤”验下认真办案……办案人员“南征北战”,转战18个省市区50多个城市,总行程10余万公里。

  截至目前,“12·6”案件五个阶段的抓捕工作全部完成,全案对34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中抓获32人,上网追逃2人,并发出2张红色通缉令,成功斩断了黑色利益链。

  “本案中的不法活动存在几个特点:一是走私方式多样化,既有水客蚂蚁搬家式携带入境的,也有通过境外邮寄方式直达国内的;二是交易方式在线化,全案所有交易均通过线上完成,人、货、款分离,比传统案件的销售面更广、隐蔽性更强。”伏志斌说,他们将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做好“12·6”案件的后续经营,持续扩大战果,守好一方净土。


本站为交流学习站点,所有发布的信息只供参考,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

Copyright © 2017 香烟批发网 www.yanb2b.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88656825号 本站关键词:香烟批发 香烟货源 烟草批发 国烟批发